西洋菜财经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区块链

MBA关注韩国现代商业帝国的分裂与独立

2022年09月21日 西洋菜财经网

MBA关注:韩国现代商业帝国的分裂与独立

MBA关注:韩国现代商业帝国的分裂与独立 MBAChina   虽然命运多舛,但郑氏家族——这个被誉为韩国洛克菲勒家族的宗族,似乎不仅仅只有“九条命”。

在经历了同根相煎、集团分裂、领导人入狱、甚至生命代价的种种磨难之后,白手起家的郑氏家族如今并未褪去光环,而是依旧左右着韩国的经济动脉,甚至在政治上也凸显锋芒。

作为郑氏家族现阶段的代表人物,现代集团创始人郑周永的次子郑梦九如今主宰着现代汽车集团的命运;其弟郑梦准则掌管着现代重工业集团以及附属子公司。2011年,73岁的郑梦九和59岁的郑梦准分别以74亿美元和41亿美元的净资产雄踞“《福布斯》韩国富豪榜”第2位和第3位。排在第5位的,是郑梦九的另一个儿子,现代汽车集团副总裁郑义宣。

其实,自10年前因继承权之争而引发“王子之乱”后,曾经在韩国企业集团中排行第一的现代集团已然四分五裂。不过,分裂虽削弱了家族财富的整体实力,却似乎给了郑周永后代各自“施展才艺”的机会。

一个人的王国

可以这么说:在2000年之前,现代集团是郑周永一个人的。因为他不仅仅是现代集团的缔造者,更是这家横跨汽车、建筑、造船、重工、电子等多个领域,年销售额相当于同时代韩国政府的年平均预算,并几度“杀入”世界500强前100名大财阀的核心灵魂。

或许是厌倦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贫苦农村生活,又或许小小村庄根本容不下他的志向和抱负,1935年,未满20岁的郑周永决定离家出走,放手一搏,即使那时他的兜里仅有半年砍柴换来的4角7分钱。

出门闯荡的郑周永在仁川码头做过苦力,在汉城当过工人……直到后来在一家米店找到了一份待遇相对较好的工作。3年后,郑周永终于靠自己的诚实、勤奋换来了老板的信任,一跃成为米铺“福兴商会”的老板。在赚到了第一桶金后,他的商业生涯一发不可收拾。

凭借敏锐的商业嗅觉,从1940年,郑周永开始把目光投向汽车维修业务,并于6年后正式挂出了“现代汽车工业社”的牌子。当时进驻韩国的美军车辆很多,郑周永因修理经验多、技术好而取得客户信任。不到一年工夫,郑周永的工厂就发展成为近百人的大型修理厂。

“贪婪”的郑周永并没有轻易满足。在他看来,仅仅靠汽修获利还是太少,二战之后百废待兴,建筑应该会是一个新兴产业。于是1947年5月,在对建筑业一窍不通的情况下,郑周永在“现代汽车工业社”旁挂出了“现代土建社”的新招牌。虽然一开始,现代土建仅有一位建筑技术人员和10余名工人,且混迹于众多二手承包建筑商之中,但郑周永坚信可以以优制胜。很快,凭借良好的信誉和工程质量,郑周永拿下了一项1530万韩元的项目,并藉此名声大振,在建筑业立稳了脚跟。

其实,给郑周永带来好运的,不仅仅是其敏锐的商业嗅觉和多年来积累的人脉和信誉,他那近乎苛刻的勤奋是更重要的原因。

郑周永永远是公司里最忙碌的人,每天4点钟起来,听汇报,看报告,还会把大部分时间花在工程现场。无论是创业期还是公司成熟期,无论是在京釜高速公路工地还是在蔚山船厂工地,都能看到他足蹬军靴身穿工作服的身影。一到工地,就能听到他的吼声:“要快!快!”在不少工人眼里,他是名符其实的“老虎”和“暴君”。“我相信一个人用10倍的干劲去工作,就会得到10倍的回报。”郑周永不止一次地和别人分享他的创业心得。

1968年,郑周永对企业进行了改制,即成立以现代建设为母体,其他各公司为子公司的集团制,现代集团雏形形成。以“家族经营”加“多领域垄断扩张”为特征的现代集团体系开始运转。1997年现代集团达到空前规模,旗下子公司多达38家,涉及汽车、重工、建设、电子、商船、航空、物流、冶金、化学、证券、投资、媒体、娱乐等多个领域,年销售额高达806395亿韩元。

或许是贪婪、抑或是执着,郑周永直到去世前,依然操纵着自己的商业王国。虽然进入耄耋之年后仅担任名誉董事长,但他每天依然坚持到汉城总部上班,而同时他也多了一个头衔——“国王董事长”。

王子之乱

龙生九子,各有不同。这句话用在郑氏家族身上,再恰当不过。

郑周永共育有八子一女。不过,1982年,很有经营才能也深得郑周永喜爱的长子郑梦弼在一场车祸中身亡。四子郑梦禹虽出任现代制铝的会长,却受严重的抑郁症困扰,于1990年在首尔的一家旅馆自杀。同时,三子郑梦根、七子郑梦允、八子郑梦一分别担任现代百货集团会长、现代海上火灾保险公司理事会议长、现代企业金融集团会长。其唯一的女儿郑庆姬则自己独立运营一家以海运为主的鲜进海运公司。

次子郑梦九、五子郑梦宪和六子郑梦准是接班人中最引人注目的,这三人也先后进入了现代集团的核心领导层。然而,正是这三兄弟,在郑周永晚年掀起了被称为“王子之乱”的兄弟之争,并最终瓜分了以财富著称的现代王国。

事件的起因源于职位。先是1996年,郑梦九出任现代集团会长,之后,郑梦宪于1997年12月被任命为现代集团联合会长。一山二虎,自此,兄弟二人的权利斗争日益公开化。

外界观察二人:郑梦九沉默寡言不喜社交,遇事沉稳冷静,却曾极为害怕父亲,凡有郑周永出席的场合,他总是站在远处;郑梦宪则多才多艺、喜欢文学,和父亲的感情最好,坚定贯彻父亲的意志,颇得郑周永信任和喜爱。于是,在权利的博弈之中,天平开始向郑梦宪倾斜。

果然,郑周永在宣布从集团引退之后,竟然命令郑梦九一同隐退。没想到,一向害怕父亲的郑梦九这一次并没有服从父亲的安排,而是选择了对抗。

3个月后,郑梦九宣布,其下辖的10家公司组成的,总资产超过34万亿韩元的现代汽车集团正式脱离现代集团,由此集团裂变的序幕拉开了。2001年5月,在父亲去世后两个月,郑梦准掌控的现代重工也宣布不再受集团节制。随后,由于资金流动问题,优良资产现代电子、现代建设、现代投资(000900,股吧)信托的经营权为债权团所掌控。自此,“三家分晋”的格局初定。

经历了裂变风波,伤筋动骨的现代集团资产严重缩水,仅剩下现代电梯、现代商船、现代物流、现代证券等7家子公司。而其控制人郑梦宪后来因为涉及政治献金问题频繁接受审查,不堪重负于2003年跳楼自杀。随后,现代集团落入其妻玄贞恩的掌控之中。

从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到一个四分五裂的乱局,似乎在郑周永离开的那一瞬间,这一切就已经注定。有评论指出,正是由于家族经营过程中出现财产继承纷争、过度多领域扩张、与政府关系过密等问题,阻碍了现代集团的进一步成长,才最终导致了这一商业帝国的分裂。

不过,凡事均有利弊。分裂后,现代集团的各个板块得以更好地集中力量在各自领域发展,走专业化路线。郑周永的后代似乎在割据中找到了自己的归宿。在外人眼中,现代集团的拆分是其走向衰落的标志,可在这些兄弟的眼中,拆分却被视为各自重生的开始。同时,亲情和利益之间也达成了一种相对平衡。

如今,在郑梦九的带领下,现代汽车集团已一跃成为全球第五大汽车制造商,旗下8家公司2011年净利为16.98万亿韩元(约合959.32亿元人民币),直逼韩国企业排名的“老大”三星,其市值总额增幅亦居韩十大集团之首。而郑梦准率领的现代重工也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造船公司,并于2011年以358.88亿美元市值首次闯入世界500强。

尽管曝光没有父辈多,但是,郑氏家族的第三代已经开始崭露头角。其中,郑梦根长子郑之宣在32岁时出任了现代百货店集团副总裁;郑梦九的儿子郑义宣37岁即登上了现代汽车集团副会长的宝座。

okx下载

欧易交易所

okex官方网站

okx平台

okex平台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